世界第一蓝吹

叶蓝/周翔/王乔/酒茨

美妆写手👌🏻

热衷于做口红试色/眼妆教程/写文发甜饼

是杯温吞水

预告一个大起大落叶蓝甜饼,占有欲超强叶X破罐破摔蓝

再更新一下我的日常,一个人过节真滴太寂寞啦😭

这个妆面最大的功臣大概就是高光了。

眉毛-NYX眉膏

眼影-smashbox

眼线-bobbibrown流云眼线膏

高光-MUA米白色

这次即使你捂住我的嘴我也不想再装聋作哑了。
最可笑的是所谓的管理办法无法转载也罢了,截的图都不能打出来,只要发就给你屏了。




请你把捂住我们口鼻的手再捂紧一点,说不定哪天可就一命呜呼了,也就不劳您烦心了。

近日种草:
阿玛尼红管402
Mac diva
Nars 玫瑰豆沙

前2共同的缺点是干,尤其diva
Nars的缺点是味道难闻

优点当然是好看啦!

创作有文笔好坏之别,却无对错之分,只要三观正常,有什么不能存在的呢?

文章写的好坏,总与题材无关,由作者牵扯到题材之上的争吵本就是无理取闹。

不喜不看才是合理的做法,他人的创作别人无法干涉,你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说我不喜欢这篇文章,也不推荐喜欢同题材的朋友阅读。

这样就够了,世界不是都围着你的想法转。

无差异才是最可怕。

一觉醒来被呼啦啦的剪x大军吓到
是生活!!生活强奸了所有人呜呜呜🙈
车会补的!我保证!!

[叶蓝]震惊!加我qq看叶修蓝河浴室鼓掌视频!

胃癌小甜饼的番外

胃癌小甜饼地址

说不定我会把他搞成个系列

会在这篇文章的红心蓝手里抽一个天使送礼物,叶蓝周边或者唇釉,橡皮章材料啥的,都好说,希望能抽奖成功!


ao怀孕设定

ooc我的,蓝河也是我的






蓝河觉得叶修得了产前焦虑。


虽然怀崽的是他,但是叶修的每天简直草木皆兵,甚至最近和蓝河都分床睡。说是怕自己把持不住影响蓝河休息,前三个月很关键一点闪失都不能有。


叶修一直是个温柔的alpha,平时基本事事纵着蓝河。不知道是不是胃癌事件的影响太深,现在只要是关系到蓝河健康和孕期的问题,叶修都霸道的不得了。


蓝河早上睡醒,眯着眼翻出手机,在五大高手群里说自己今天好困晚点过去,让兄弟们给兜着点儿。结果笔言飞说果然一孕傻三年啊,你忘了你家大神昨晚上直接和喻队打了招呼,给你申请在家办公了。


无缘无故被排[一孕傻三年]队形的蓝河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哭。


“叶修!!!”蓝河大喊一声从床上蹿起来,还没出卧室门就被闻声赶来的叶修又给抱回床上了。


“蓝啊,你下床怎么不穿拖鞋啊!下次别走那么快,有啥事你就叫我。”叶修还系着围裙,麻溜儿的把蓝河塞回被子掖好被角,扭头就又要回厨房。“饭马上就好了,我晾一下就端过来给你啊。”


“叶修我是怀孕了不是残废了!”蓝河坐起来一把拽住叶修的围裙系带,把人往回来拽。


“我不想你有一点闪失,你乖乖养着,听话。”叶修揉了下蓝河的脑袋,找出遥控器又把空调温度调高几度,又给蓝河披上厚厚的居家服。


蓝河无奈的看着叶修又是调温度又是披衣服地,捏了捏叶修的手:”虽然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可我是个男人呀,没有那么脆弱的,你紧张过度啦。“


“你可是我的小蓝啊,我没法不紧张。”叶修轻轻吻了吻蓝河的嘴唇,蜻蜓点水的一吻也把蓝河闹了个大红脸。



又来了/////蓝河慢慢躺下又把自己埋回被子里,捂着发烫的脸不敢看叶修。


叶修笑着看蓝河又乖乖躺回被窝,紧了紧围裙系带便又回厨房准备早餐。


蓝河其实最怕叶修一本正经的说话了,每次他这样开口蓝河就觉得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巨撩,然后大脑停止思考乖乖的等撩,等叶修说完,蓝河的脑子里差不多也全是粉色泡泡了,脑内是我老公天下第一帅我爱他一辈子他可真好这些奇怪的字在刷屏,完全没法和叶修谈其他的问题。


妈的迟早要完。蓝河在叶修怀里一边喝着叶修喂到嘴边的粥,一边凄凉地想。


吃好饭蓝河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躺床上了,和叶修说要上荣耀清清副本抢抢boss。蓝河在心里庆幸叶修不是给他请假,不然他真不知道找什么理由下床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叶修恨不得蓝河脚不沾地,干什么都想抱着蓝河去,上厕所都想帮蓝河扶着x。


叶修只开了一台电脑,自己坐下又把蓝河揽怀里。


“你指挥吧,我操作。”


“叶修不带你这么玩的!”妈的,没想到叶修还有这种套路,我蓝河收拾一下就滚。


“世界冠军帮你们蓝雨抢boss,血赚啊小蓝,这买卖多值。”叶修料到他会是这反应,又安慰道:“我怕你万一抢boss吃亏下本不顺,一下子情绪起伏太大动了胎气,我操作你放心。”


“…..”胎气你妹。


“小蓝我帮你登蓝桥春雪了啊。”


“….哦,你操作的时候收着点别让看出来啊。”来自蓝-无法反驳-委屈唧唧-河最后的倔强。


叶修闻言亲了亲蓝河的发顶,嘴上满口答应。


前面蓝河还配合叶修搞双簧,搞到后面蓝河都觉得自己像是给叶修搞游戏解说的——“三段斩!连突刺!上挑!!”同频道的笔言飞简直快被蓝河一惊一乍的指挥给吓死,疯狂dd蓝河问他怎么回事儿孕傻还影响说话吗??


气的蓝河直接闭麦,让叶修抽手打字指挥,然后坐在叶修怀里一阵尬吹。


“哦!瞧瞧这个精彩的拔刀斩!我的老天!”


“天哪!这个银光落刃!这个上挑!这个走位!人间难得几回见!”


吹着吹着蓝河累了,干脆闭上眼连操作都不看了,张着嘴胡说八道天南海北的乱吹。


叶修听蓝河声音越来越小,知道他是有些累了,打完最后一个本匆匆找了个借口下线,抱起怀里的小家伙走回卧室。把蓝河塞回被子的时候,蓝河还没完全睡着,迷迷糊糊地拽着叶修的袖子,嘴里还呢喃着什么哦天哪厉害。


叶修就着蓝河拽袖子的劲儿,侧躺在蓝河边上。别人怀孕吃啥吐啥睡不好心情也不好,蓝河倒好,吃啥啥好吃天天睡个自然醒,整个人软了不少。叶修忍不住摸了摸蓝河比原来圆润些的下巴,怀孕的omega可能是由于激素的关系,皮肤越发滑嫩,蓝河睡的迷糊,嘴巴还微张着,小口小口呼吸。空气里omega甜腻的信息素越发浓郁,叶修暗叫一声糟糕,飞快的收回手,趁着自己的信息素没爆发,赶紧窜回卫生间。


自从知道蓝河怀孕,医生交待头三个月要克制,叶修就暗下决心,孕期不碰蓝河。叶修现在一想起蓝河在厨房昏倒的那一幕,心脏都不住地抽痛,一阵阵地后怕。虽说已经过了头三个月,蓝河的孕期反应也不大,可是叶修还是不愿意冒险。要不是孕期的omega对alpha的信息素还有需求,叶修恨不得干脆嗑抑制剂,只能看不能吃的日子太惨了。


叶修反锁了浴室门,浓郁的alpha信息素便爆发出来。甚至等不及脱衣服,就拧开了淋浴开关,叶修只想赶紧让身下敬礼的小兄弟冷静一下——用手解决的话信息素散不掉,过会给蓝河闻到腻上来,叶修可不敢保证自己能坐怀不乱。


蓝河早上被按在床上太久,刚才只是打游戏自己不动手,坐在叶修怀里难免犯迷糊,躺上床一会儿就睁眼了。


“叶修?”蓝河轻轻叫一声,没有回应。


奇怪了,蓝河撑起身子,蓦地嗅到淡淡的烟味。蓝河孕期叶修可是彻底戒烟了,这味道,蓝河又狠狠吸了吸,一下子血气上涌,妈的这不是叶修信息素的味儿吗?


自从蓝河怀孕,叶修是打定主意做柳下惠,每天规规矩矩地收着信息素,两个人虽然依旧粘粘糊糊地亲亲抱抱,但都是浅尝辄止地碰一下就离开。头三个月蓝河还觉得当了爹的人就是和以前毛头小子不一样,可是时间长了蓝河受不住了,他甚至觉得叶修是不是不行了怕被自己抛弃,才天天装禁欲。


孕期的omega会控制不了信息素外溢,而且信息素的浓度一直处在发情期的水平。进化成这样当然是有原因的,怀孕的omega会很渴望自己alpha的信息素,可是偏生叶修忍得好,蓝河愣是一点儿捞不着闻。


叶修每天楼着自己这么个移动春药,一点反应都没,难道怀孕了就不吸引人了??以前闻见味儿就控制不住x的人哪儿去啦!!


蓝河这么想着有点气,又有些委屈,走到浴室门口,听见哗啦啦的冲水声,更委屈了,干脆挤出点哭腔扯着嗓子喊:“叶修!你在哪!我好难受!”

假车

天使们新年快乐!过年我打牌看春晚就不更新啦!年后继续小甜饼!

分享一下最近比较爱的口红。
稚优泉唇釉 G05和G07
质地不错,性价比高,能成膜。G05镜面带闪蛮好看的,也不挑皮。

同时推荐一种叠涂搭配:p3那个温柔的土橘色来自kiko925打底叠涂稚优泉G05

土色/土橘色稍有点挑皮吧,黄皮会显得气色差,强推白皮涂,十分高级且有气质!!

黄皮更多推荐红色系!或者豆沙色系!显白!

[叶蓝]震惊!揭秘木乃伊与人类的禁忌之恋!

是这样的,我就很爱看uc震惊部和今日头条。

我觉得我有可能写木乃伊系列小甜饼,太可爱了这个设定qwq

附上动漫截图,让大家感受下小木乃伊的可爱。灵感来自一月番《小木乃伊来我家》



木乃伊精叶修 X考古工作者蓝

除了性取向其他地方异常直男的小蓝,格外带感👌🏻

历史背景我胡编的,别较真qnq

叶修都成精了当然有超能力了

就很狗血,ooc算我的,蓝河也是我的嘻嘻!!

看情况补个车吧,今天太累了写不动了qnq




说起来,叶修应该不算是中国的精,因为中国建国以后不准成精。


他和蓝河是在埃及认识的。当时蓝河是蓝雨文物保护协会外派去的,和当地考古工作人员参加某座金字塔的发掘。因为很奇怪这座金字塔里面有很明显的中国元素,棺材的造型也很奇特。


蓝河小同志兢兢业业地工作,醉心研究,他总觉得这个奇怪的棺椁特吸引人。有天马上就要收工了,其他同事都走了,就留下蓝河还在忙着看手边的一块壁画。整个金字塔都被仔细检查过,确定没危险了才放研究人员进来的。大家累了一天,走路也散漫,有人走时不知踹动了那块石头,异变突然发生。


霎时间金字塔的门被不知道从哪运来的巨石死死挡住,蓝河只听轰隆一声,扭头一看一下没收住骂了脏话。他抓起手电筒冲到门口,挡门的巨石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不透光,好像也不能传声。


“二笔!!!你听得到吗!!!咋回事儿啊!!”蓝河冲着门外喊,没有回复,只有他声音的回声在空旷的金字塔内回荡。


只能等了。


金字塔内照明很足,蓝河本来就是干考古的,胆子大的要死,怪力乱神的东西他向来不怕,只当是个意外。心里只是感叹自己真他妈的倒霉啊!!


闲着也是闲着,多看看壁画吧,早点做完工作早点回广州去。这腊鸡地方呆不下去了,又干又热还没早茶吃,现在还这么霉。蓝河举着放大镜看壁画,壁画好像讲的是一个中国人跑埃及来游历,武力超群,人也挺好老见义勇为,人缘很好,后来作了将领参加大大小小的战役。


蓝河正看的入迷,转头准备再看棺材上的雕刻时,“咚咚——”突兀的声音突然从棺材里传来,像是里面的人在敲棺材板似的。


“!!!!”蓝河紧紧贴着墙壁,全身汗毛倒立,吓得气都不敢喘,心里不断腹诽。现在信佛来得及吗?这地方信佛管不管用啊我的妈呀!


随着咚咚的声音,棺材盖被慢慢推开,等到棺材盖被推开大半,声音也停了。


蓝河手里紧紧攥着放大镜,想着万一窜出来个啥东西就先用放大镜砸懵他。然后蓝河这样就和这口半开的棺材,无声地对峙了十分钟。


又过了十分钟。


算了,蓝河把自己从墙上撕下来,今天蓝哥就要教你这个木乃伊做人,怂什么!老子从小学习社会主义!什么牛鬼蛇神!无所畏惧!蓝河举着放大镜,一点一点挪近棺材口,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探头一看。


棺材里陪葬品不少,但是却没有木乃伊。考古工作者的本能,让蓝河戴上手套,伸手确定文物属性,还没碰到东西,就被个软软的东西握住了手。蓝河瞪大眼睛,猛的抽回手上下狂甩想要把这玩意儿甩掉。


“停停停停停!!”卧槽木乃伊说话了!结果蓝河甩得更起劲了,这什么玩意儿啊!小小的手劲儿还挺大,死活甩不掉。妈呀这鬼地方不信社会主义啊!什么年代了怎么还啥东西都成精!!


“想出去就别甩了!!”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成精了,棺材外面有放盗墓贼的封印,没想到把他自己关里面了。没办法啊就只能专心修炼想着有朝一日冲破封印出去快活,可是真不知道是哪个他的老实粉丝给他整的棺材,一层一层全是封印,几千年了都修炼成老妖怪了,还是出不去。前几天突然有人闯进金字塔,叶修本来以为是盗墓的,可是他们一呆就呆了几个月,从他们的日常对话和闲聊中叶修明对现代文明明白了个七七八八。他判断蓝河是个老好人,应该能帮他,今天才动了个小把戏单独把人留了下来。


蓝河闻言停下了甩动的胳膊,心想不愧是成精的木乃伊,普通话说的比他还好。抬了眼皮看了眼抓着自己手的东西,是个....玩偶??


蓝河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东西巴掌大,样子就像一个粗制滥造的布娃娃浑身缠满绷带。现在正树袋熊似的,用它的四肢紧紧抱住蓝河的食指,脑袋上两个圆圆的眼睛望着蓝河,怎么还有点可爱。

“你是木乃伊精吗?”蓝河举起手指问。


“我可是大仙,你以为呢?”那小东西的圆眼睛配上微微提起的嘴角,就很嘲讽。


“请大仙从我手指上滚下来,谢谢。”蓝河挑眉道。


“小年轻一点也不尊老爱幼,这样我还怎么带你出去。”话是这么说,叶修却还是紧了紧抱着蓝河手指的四肢。他刚才强行推开棺材耗费太多灵力,不得已才变成这么个样子,蓝河再甩他可真的有点吃不消。看蓝河眯起眼睛,抬起另一只手准备把他揪下来,叶修赶紧说:“我打开门但是你得把我带出去!”


“不行!你可是文物!”蓝河一口回绝。


“你见过会说话的文物吗?”


“那也不行,我这么做岂不是成盗墓贼了?”


“我是活的,你这最多算走私。我在这关了好几千年了,都要憋死了。我出去了在你家恢复一阵就走!不会打扰你生活的,我会做家务能给你当保镖!”叶修知道这个小青年心软的出奇,边说边用小圆脸蹭着他的手指,眼睛湿漉漉地,做势要哭。


“…..你不会害人吧?”蓝河已经心软了,这万一真交出去了免不得要扫x光解剖什么的,这东西无论是精是怪,总是有生命的,活体解剖也太残忍了。


“哪能啊,我叫叶修,就请小蓝同志多照顾了。”叶修一看有戏,赶紧趁热打铁行食指爬到蓝河的掌心,用两条小短胳膊抱了抱他的手指算是握手了。


“……”你这个牛鬼蛇神没资格喊我同志!!还小蓝!!占老子便宜!


“我解开法术以后就会昏过去,你带着我出去以后得赶紧把我泡水里,过一会就好了。木乃伊嘛,缺水。”叶修话音刚落,小小的身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同时蓝河听到门外传来了笔言飞的声音:“蓝河!你再坚持一下!石头马上就移开了啊!”


蓝河闻言飞快合上棺材盖,把小木乃伊藏在贴身的口袋里,然后抓起手电就冲到门口。


之后就是一连串抱头痛哭,笔言飞是真的吓坏了,一个劲的拉着蓝河说话。蓝河推脱说受了惊吓很累想先回驻地休息,笔言飞这才红着眼圈把蓝河送上车。


蓝河一回驻地就飞快的找了水倒在小盆里,把叶修泡了进去。他们的驻地也在沙漠,水不多,只够每天洗漱和饮食。小木乃伊跟个海绵似的,疯狂吸水,整个身子都鼓了起来。蓝河是真的累了,看了一会木乃伊吸水以后就爬上床睡了。


消息传的很快,总部知道这个消息挺震惊的,蓝河是蓝雨五大优秀的研究员之一,喻文州怕蓝河受到这么大惊吓会影响心理健康,决定把蓝河调回广州,暂停他在埃及的工作。


蓝河第二天睡到日上三杆,睁眼就是一激灵,赶紧爬起来看盆里的叶修。


水被吸干了,小木乃伊跟睡着了似的,没什么动静。身子没昨天那么鼓了,但是也比在金字塔里的时候要饱满不少。


蓝河拿了调令,把叶修揣在包里,做贼似的回广州了。


回国后就没啥好说的了,蓝河对于可爱的东西根本没辙,人又心软,老妈子似的伺候叶修。因为他身体还是小小的一个,别说干家务了,吃饭都得蓝河喂。有一次蓝河的几位同事要来家里做客,蓝河交待叶修可不能被发现啊,不然他俩都得凉。叶修听话地躲在角落里看蓝河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心里就酸酸的,他不想蓝河做饭给别人吃。


饭后蓝河的一位女同事说要蓝河带着参观一下,老好人蓝河当然没法拒绝。叶修也一路悄悄跟着,他看到在阳台上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主动拉起了蓝河的手,对蓝河说喜欢。叶修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看蓝河抽出手,轻轻说了声抱歉这颗心才又掉回肚子里。


完蛋,怕是要搞一出人鬼情未了了。


叶修继续每天对着蓝河卖萌撒娇,一边晚上加快修炼,他要赶紧变成人,晚了小蓝跟别人跑了自己宁愿回埃及接着睡棺材板。


蓝河看着在厨房里洗碗的高大男人,陷入沉思。


蓝河是个给,他很早就发现并坦然接受了。他感觉自己是非典型性的给,没有很明确的喜好,日子能过到一块去就行。今天早上一睁眼,就看见有个男人背对自己呼呼大睡,还和自己一个被窝。蓝河冷静地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穿着睡衣,对方光着腚。


然后蓝河当然是站起来,伸脚想一脚把他踹下床。


叶修其实早醒了,蓝河踹过来的时候叶修飞快地捉住了他的脚踝,蓝河一个重心不稳往后仰到,叶修趁势翻身压上他的身体,一只手还体贴地托住了蓝河的后脑。


“小蓝你好粗暴。”叶修笑道。


“你还能变回小木乃伊的样子吗?”蓝河觉得很可惜,他已经快忘了那个小木乃伊是个欠揍木乃伊精,都快当自己儿子养了。


叶修:“?????”


可能因为以前是练武的吧,也可能成精以后可以开挂,叶修身材长相都没得挑,就算蓝河不是给也会好好夸一夸。他觉得和叶修在一起过日子挺舒服的,叶修就很符合他的择偶标准,但是之前叶修不是说休息好了就会走吗,有点舍不得呢。


蓝河和叶修出奇的默契,都决口不提离开的事。


蓝河每天早出晚归工作,叶修就在家里看家顺便研究研究现代科技什么的,毕竟千年老妖怪。除了做饭,剩下的家务几乎都被叶修全包了,蓝河也乐得清闲。


蓝雨最近有个大项目,蓝河老是得加班到很晚,叶修眼看蓝河气色越来越憔悴,干脆饭也不让他做了,有时候还提着宵夜去蓝河那帮帮忙——古代的东西当然是古代鬼最清楚啦。


“叶哥,你又来了?”蓝河和笔言飞他们介绍过,说叶修是自己的学长,专业素养很强,最近太忙请他来帮忙。


“是啊,来帮帮忙。小蓝呢?”叶修问笔言飞。


“哎,刚才还在这儿呢,怎么扭脸儿人就没了?”


“蓝河好像被那个实习的小姑娘叫走了吧?说是有问题问。”有个路过的同事给叶修指了指方向。


蓝河身边到到底多少小姑娘?叶修不由得黑了脸,扔下保温盒就往实习生的办公区走。


蓝河觉得这是他带过最差的一届实习生,这个小姑娘看着人挺精神的,怎么其实是个傻子呢?拿个很低级的问题问他,怎么讲都讲不明白。小姑娘坐在椅子上,他都想撬开她的脑壳看看里面有没有水。蓝河没办法了,只能左手撑着桌沿,另一手绕过小姑娘,在她给的资料册上钩画着,完全没感觉到这姿势有多暧昧。


勾画了半天,把重点标得不能再清楚,蓝河站起身看小姑娘脸红红的一副呆愣愣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哎你再仔仔看看吧,不是很难的,加油。”


果然是个傻子,还是打报告给喻部长请他换批实习生吧。蓝河转头要走,赫然看到叶修面无表情地就站在自己身后,不知道站了多久。


“叶修,你怎么”蓝河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一把拽进怀里,叶修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问:“你喜欢她?”


“没啊!怎么会那么想,还在单位呢先放开!”蓝河的脸瞬间爆红,傻逼叶修,公众场合动手动脚的!回去不给他水喝,把他渴成小木乃伊😠。


“那你喜欢我吗?”叶修松开怀抱,后退一步问。


“回去说!”蓝河觉得叶修今天是想恩羞死他,恩将仇报。


“ 你喜欢我吗?”叶修又轻声问了一遍,呢喃似的,眉宇间带了些惆怅,头也垂了下来。


蓝河可见不得他这样,走过去拉着叶修的手腕悄悄说:“非要大庭广众地说我喜欢你吗,回家我跟你大声说行不行?”


叶修的眼神一下亮了起来,拔高音量说:“蓝河你真喜欢我?”


蓝河气的要捂叶修的嘴,妈的这么大声说还让不让做人啦!!叶修一把抓住蓝河的手,亲了亲蓝河的手背说:“好啦宝贝你仔细看看,我暂停时间啦,除了我没人听到你对我的真情流露。”


这傻逼木乃伊驴我!!蓝河刚要骂,叶修打了个响指,笔言飞的声音插了进来:“叶哥,你保温盒落我这了。”


“谢谢谢谢。”蓝河看叶修笑眯眯地接过保温盒,把嘴里的脏话咽了回去。


行,叶修,厉害,牛,我蓝河无话可说。


当然了,在这以后一个月叶修再也没爬上过蓝河的床,变成小木乃伊也不行。